<dl id="dmbvf"></dl>

<acronym id="dmbvf"></acronym>
  • 
    

    1. <var id="dmbvf"><rt id="dmbvf"><big id="dmbvf"></big></rt></var>
      <var id="dmbvf"></var>

    2. 首頁|滾動|國內|國際|運營|制造|監管|原創|業務|技術|報告|測試|博客|特約記者
      手機|互聯網|IT|5G|光通信|LTE|云計算|芯片|電源|虛擬運營商|移動互聯網|會展
      首頁 >> 業務 >> 正文

      監管方向明確 第三方支付下半場馬太效應將加劇

      2019年8月5日 07:25  國際金融報  

      1968年,美國科學史研究者羅伯特·莫頓(Robert K。 Merton)提出“馬太效應”這個術語用以概括贏者通吃的社會現象:任何個體、群體或地區,在某一個方面(如金錢、名譽、地位等)獲得成功和進步,就會產生一種積累優勢,就會有更多的機會取得更大的成功和進步。這一效應在社會中廣泛存在,在經濟和商業競爭領域,尤其在風起云涌的互聯網行業表現尤甚,阿里和騰訊是最好的例證。

      如果從這個視角來觀察,第三方支付行業也正處于“馬太效應”的發展進程之中。

      近日,一則央行上海分行公示的行政處罰信息引起了市場的廣泛討論。環迅支付因違反支付業務規定,被央行上海分行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合計約968萬元,并處罰款5939萬元。此次罰單金額已經超過了三年前易寶支付遭遇的5295萬元罰款,刷新了第三方支付企業的罰單紀錄。早在今年3月全國兩會上,央行副行長范一飛就曾表示,針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嚴監管會常態化,而近期其又再度重申:支付監管要持續從嚴,目前國內銀行、支付機構數量較多,業務水平參差不齊,要進一步加強監管服務,優化機構服務能力。

      這種大環境下,可以預見,2019年“馬太效應”會以我們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按照企業經營規范與風險管理水平,將眾多第三方支付機構分往兩端:好的越來越好,差的越來越差。

      嚴監管下中小支付機構承壓,行業將加快分化

      2019年以來,央行對于第三方支付行業的監管愈發嚴厲。

      據中國支付網數據,在2019年上半年,央行對第三方支付機構開出罰單54張,其中包含蘇寧支付、網銀在線等較為知名的第三方支付機構。今年上半年央行對第三方支付的罰單情況呈現出“數量多、金額大,同一家機構反復被處罰”的特點。

      “斷直連”、備付金集中繳存等一系列監管重拳的出擊,加之監管手段的日趨成熟,從嚴執法的落實到位,令中小支付機構的生存壓力倍增。從市場信息來看,近兩年支付機構很少進行大規模擴張,很多機構甚至已經處于萎縮狀態,不少業內人士研判,在一兩年之內一些中小支付機構轉讓出局的情況將會發生。

      一方面,在激烈的市場競爭條件和嚴監管常態化之下,能適應監管要求合規經營,具備全面、穩健的風控實力,并在研發創新上持續高投入,精耕細作支付及相應的增值服務,不斷提升消費者和商戶體驗,為實體經濟發展增添助力的頭部支付機構,將會成為“好”的企業,并且變得越來越好。

      另一方面,在管理運營上,一味貪多圖快、劍走偏鋒的企業都將成為“差”的企業。如果不做根本改變,仍然心存僥幸、粉飾太平,那么這類企業將在市場萎縮、利潤下滑的不歸路上越走越遠。拉卡拉支付風控負責人就曾表示,在企業的發展過程中,拋開創新發展去談安全風控是無源之水,罔顧合規及安全的發展也必定頭破血流。

      自2015年4月起,央行停止頒發第三方支付牌照,并吊銷、注銷、合并第三方支付業務牌照合計33張。隨著央行不斷加強對第三方支付的監管,也表明了一段時期內原則上不再批設新機構,或許還會繼續注銷不良企業的牌照。

      存量競爭市場參與者的減少,以及增量市場的“短期凍結”,加劇了第三方支付行業馬太效應的發生,市場份額逐漸向頭部企業集中,已是必然趨勢。

      賬戶側格局固定,收單側持續出清

      據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統計,2017年大型第三方支付機構仍然保持優勢地位,占據較大的市場份額。從支付機構的市場定位來看,賬戶側的支付服務已被支付寶和微信兩大巨頭占據絕大部分市場份額,留給其他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剩余份額僅有10%,且賬戶側客戶已經形成消費習慣,競爭格局固化,其他第三方支付機構從兩大巨頭手里爭奪份額的空間不大。

      反觀收單側市場,全國排名前十的收單機構交易金額占比從2015年的67.72%上升至2017年的75.18%,行業集中度持續提升。由于商戶業態眾多、需求各異,市場尚未形成寡頭,成為眾多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必爭之地。而上文提及的央行罰單,絕大多數也發生在收單側。可以說,面向B端市場的收單側支付機構,將會持續處于行業出清的過程中,合規經營的收單側支付機構,將最先并最大程度地享受行業出清紅利。

      今年4月,首家成功以A股IPO形式實現上市的拉卡拉支付,作為第三方支付收單側的頭部企業,或將是其中一員。

      在易觀近日發布的《中國第三方支付行業專題分析2019》報告中,拉卡拉支付作為代表性企業被談及。報告指出,安全風控作為賦能B端商戶、構建用戶共生生態圈的重要基礎,拉卡拉支付制定了較為完善的業務風險管理制度,建立了基于大數據、實時云計算和分布式內存計算的風控系統,具備了實時風控、準實時風控、批量風控的三層能力,風控系統處理能力目前實現高風險攔截100ms以內,準實時規則能夠在60s以內執行管控;對于偽卡、盜刷等主流作案手法監控覆蓋率達95%以上;業務欺詐損失率保持在約百萬分之一的水平,收單欺詐率約為其它同類支付機構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

      國盛證券近日發布的研究報告指出,截至2018年末,拉卡拉支付的收單業務POS機具及掃碼受理產品累計覆蓋商戶超過1900萬家,2018年收單業務交易金額逾3.65萬億元,第三方支付行業排名第二(第一為銀聯商務),公司規模優勢已經確立。

      拉卡拉多年積累優勢凸顯,有望率先受益于馬太效應

      需要指出的是,一系列強監管政策的實施,并不是打壓第三方支付的發展,恰恰相反,監管的規范與嚴格正是這一產業轉型的動力。

      據統計,截至2019年初,第三方支付機構中擁有銀行卡收單業務資質的僅剩61家。其中,擁有全國范圍內收單資質的機構共33家,區域性收單資質的機構共28家。牌照的收緊與稀缺性,無疑成為這些擁有收單牌照企業的天然護城河。

      但更重要的是,搶占收單側市場要求第三方支付企業擁有根據不同商戶的需求為其量身定制綜合解決方案的能力,因為收單側商戶對支付的需求比賬戶側用戶更復雜、更多元,不可復制性強。

      因此,除去牌照這一硬性條件之外,收單側市場的角逐,更取決于企業自身在戰略、創新、品牌、增值服務等多方面的綜合競爭實力。

      以這個標準來觀察,今年4月,首家成功以A股IPO形式實現上市的拉卡拉支付,顯然已經是這個角逐場中的佼佼者。

      自成立之初起,拉卡拉就明確了聚焦B端商戶的發展戰略。不管是最初的通過便民支付為商戶引流,還是后來通過不斷推出各種收款終端滿足商戶更便捷的收款需求,以及如今不斷增加的其他增值服務,拉卡拉的戰略十分清晰,就是其在半年度業績預報中所說:整合信息科技,服務線下實體,以支付為切入,全方位為中小企業賦能。

      前瞻性地布局B端,雖然讓拉卡拉看起來走得慢了一些,但卻為其之后獲得更長足的發展打下了更堅實的基礎,令其在移動支付大潮來臨時,能夠繼續與賬戶側的支付寶、微信一起,共同推動線下消費場景的支付升級。十幾年的耕耘之后,其開始迎來豐碩的成果。

      7月12日,拉卡拉支付發布的半年度業績預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其歸母凈利潤預計為3.51億元至3.95億元,同比增長20.09%至35.14%。商戶數量持續擴大,來自于支付之外的商戶服務收入持續增加。而在此之前,拉卡拉已經連續4年保持了業績的高速增長。

      監管已經為第三方支付行業的發展指明了方向,那就是回歸支付本源,服務實體經濟。數以千萬的中小微商戶作為實體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下一階段支付機構爭奪的重點。以目前的競爭態勢來看,拉卡拉在戰略、布局和創新實力方面具有較為明顯的優勢,或將成為行業馬太效應的受益者。

      編 輯:值班記者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中興通訊總裁徐子陽:用“加減乘除”法則打造極簡5G
      精彩專題
      MWC19 上海 - 智聯萬物
      2019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
      中國電信5G創新合作大會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伊人大香蕉8jxuxa340w